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海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00:49:2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海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河南治白癜风的专家,庆云治疗白癜风的医院,绥江白癜风医院,上栗白癜风医院,江西白癜风会遗传么,四川能治白癜风的西医

今年以来,全国多地的机场都遭遇到无人机扰航事件,成都双流机场、昆明长水机场都受严重影响。

大疆、AOPA、航空公司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么集中高频“黑飞”事件不可能是“小白”飞手不小心飞到禁飞区,“这背后肯定有人从中获益。”

“黑飞”对机场造成什么影响?

多架飞机备降,最直接的影响是经济损失。一位航司副总经理告诉记者,“首先航班多了一次降落,其次是飞行时间增加了,再者也要看具体的机型,比如737多飞一个小时,那么损失大约在4万元,如果算上多个航班因此延误,那么损失就更大了。”按这个数据,这个月受影响航班有上百架,经济损失百万元。

更重要的是乘客人身安全,比如说信号干扰。“飞机是专用频谱,而无人机的信号主要是公开的非授权频谱,理论上不可能产生干扰,”大疆副总裁邵建伙告诉记者,“但不排除别有用心的人在无人机上安装特定干扰源。”

“更大的威胁还是来自于撞机,”邵建伙说,这跟飞鸟带来的威胁类似。

一名大型航空公司的资深机长对此表示赞同。“对于飞行员来说,航班起降时周边的不明飞行物,绝对是"要命"的存在,比如在航班将要起飞时,飞机的地速已经达60米/s左右,这时距离起飞还有10来秒,周边出现不明飞行物的话可以说基本没有反应的机会。”

这名机长还对记者表示,在驾驶舱内时,视距只有五六百米,很难发现小型的不明飞行物,包括鸟类、无人机等,“如果真的看到无人机在周边,那会是"恐怖"的事情。”

为什么抓不到“作乱”飞手?

“首先要确定是什么样的无人机才能判断谁干的。”AOPA(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执行秘书长柯玉宝透露,现在只确定是一个“红蓝白”相间的飞行物体,“是不是无人机都不知道。”

柯玉宝告诉记者,我们现在所熟知的无人机主要就是以大疆为代表的这种多旋翼消费级无人机,它需要驾驶员手动驾驶,但如果是这种无人机,其实并不难抓。

“如果是程序飞行的无人机,通过无线电三点定位很容易就能找到信号发射源,也就是飞手所在位置。”大疆副总裁邵建伙告诉记者,消费级无人机飞手只能在视距范围内飞行,也就是说飞手与飞机距离超不过2公里,“从技术角度,抓到嫌疑人并不难。”

“警方这么久没抓到嫌疑人,应该是固定翼航模可能性更大。”航拍飞手阿沙介绍说,实际上过去3年多次机场无人机黑飞,除了杭州一次多旋翼,基本都是固定翼。“多旋翼续航时间只有半小时左右,而固定翼续航时间几小时,飞行高度几千米,而且可以设置自动驾驶,飞手可以在10公里外山里手抛,到机场溜一圈就回去,很难定位到飞手位置。”

而这又回到谁在监管的问题。据悉目前消费级无人机主要由协会制定标准,暂时没有国家机构强制执行,谁在监管也没有定论,相比之下,大型航模主要由体育总局监管,主要从驾驶员的源头就开始管理,已经有一套成熟竞技体系,如果是航模上天,理论上是可以溯源,这给这个“不明飞行物”蒙上一层阴影。

在机场黑飞究竟是谁所为?

如此高频集中的“机场黑飞”,大部分业内人士都相信这不是小白飞手无意为之。“明显有人要恶意挑衅。”邵建伙如此表示。但因为这涉及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大部分业内人士均三缄其口,不对作案人随意猜测。

作为无人机销量最大的厂商,这次大疆无疑又被戴上“头号嫌疑人”的帽子。再加上前天,成都警方抓获一位在机场净空区放飞无人机的大疆飞手,其“嫌疑值”陡然再升。

不过邵建伙表示,经过排查这几次黑飞事件并不是大疆的飞行器。“大疆有内置程序,在禁飞区飞机是无法起飞的。”不过如果用户私拆了大疆的GPS模块,可以绕开这个禁飞程序。邵建伙和柯玉宝强调,如果是这种情况,大疆不应该承担责任。

邵建伙表示,“我觉得要从动机开始查起。”按照知乎一位网友的说法,成都一家无人机监管平台“飞云”系统是相关“利益方”。“我觉得这也有可能,这么高频的"黑飞"造成舆论媒体的关注,进一步推动政府的监管,然后从中分得商业利益。”

阿沙认为这不是没可能。“其实类似的公司很多,他们都是私人公司,实际上现在没有相关国家法律去支持他们这个监管机构。”

“监管”动了谁的奶酪?

据了解,飞云系统是一个监管平台,无人机在市场流通需要加入这个系统,通过系统监控其飞行行为。该系统由福来鹰公司研发,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推广。而福来鹰公司董事长张伟同时担任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常务秘书长,以及西南无人机飞行中心负责人—既做队员,又做裁判,难免让人浮想联翩。不过近日,张伟对媒体表示这是恶意诽谤,公安机关已经处理且锁定嫌疑人。

“我觉得张伟不敢做这个事情,”柯玉宝认为,“危害公共安全是坐牢的事情。”

“国家对无人机的监管正日趋完善,8月前就要实现所有无人机实名登记,这是自律,而飞云系统就类似于路面交通的"探头",是他律的重要一环。”柯玉宝反过来认为,这可能是相关企业对监管的挑衅。

也有接近张伟的人透露,这个飞云系统最初是强制当地无人机安装并且收费,而且当时协会曾经发布了一个“禁飞区域通知”,而这本该是执法部门做的事情。“可能也因此得罪了一些人。”

记者希望采访张伟对此的看法,但截至发稿时拨打其两个手机均未接通。

南方都市报、央视

新闻背景

4月14日、17日、18日,成都双流机场接连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当地警方为了打击此类违法行为,于20号,出台奖励办法,市民举报扰乱飞行安全违法行为的线索,一经查实,将获得不低于1万元的奖励。

但没想到的是,奖励办法出台的第二天,情况更加严重。在4月21号下午的3个小时内,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共计遭遇4个架次违规无人机的干扰,导致58个航班备降西安、重庆、贵阳和绵阳机场,4架飞机返航,超过1万名旅客被滞留。而之后的26号、27号、30号,双流机场又出现几起无人机扰航事件。

5月1日下午,云南昆明长水机场就再次出现无人机影响民航飞行事件。

此次无人机黑飞事件,共导致42架航班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一些航班被迫降落到成都、重庆、贵阳等地的机场。而这并非长水机场首次发生此类事件:今年2月2号和3号两天内,长水机场发生4起无人机黑飞事件,其中最严重的一起,无人机离空中客机仅有50到70米,对飞行安全构成极大威胁。此后的2月5号,无人机更是直接飞进了昆明长水机场的跑道区域。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根治白癜风的仪器